2020-11月-浪潮与海

图片看到拼多多“被离职”员工所发的视频之后,内心很难平静。

原因之一是当事人王太虚也是各种算法比赛的常客,在一些群里发言比较踊跃,爱喷一些无良的出题人。2015年,16年在51nod上也打过照面,后来我参加工作之后就渐渐忘了,再之后是看到他18年兴冲冲地去北京看world final的比赛写的游记,洋洋洒洒,我读着也跟着兴奋。所以几年之后,看到微博上一个叫王太虚的程序员评论高达两万多,我瞬间猜到应该是那个爱表达爱发言的太虚啊。

另一个原因自然是想到了自己。我当年一直想去外企从而狂刷算法题的一个原因就是看到国内的一些企业实在是夸张到离谱。

明明你也是很努力地干了一年,但不加班,评价仍然也不过是M。

规则就是加班,适者生存。当时我每天醒来去公司,深夜回去就是“洗洗睡了”,是真的洗洗睡了,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做,刷手机到深夜,也开始思考人生,难以入睡。

这都还算好的,到后来自己菜,各种deadline完不成,delay,delay,delay。连晚上思考的时间都没有,洗个澡都害怕会不会有人找,手机叮当响一下,自己就一机灵。然后有一天在上厕所的时候就觉得为什么自己醒着的时候好像都是在公司。自己当时很年轻,很想融入他们,发现跟他们有夹角的地方会主动找自己的问题,然后靠过去,让那个夹角变成0度。

你看我到现在delay的原因还是归结于自己太菜。

然后说到17年,那一年我们开始找工作,见证了一批年轻人的欢腾,北邮人成也论坛,败也论坛。论坛的好处是提供了大量的资源,信息。但你要说一些价值观,论坛里也真是乌烟瘴气。整天整夜的讨论offer,“渣硕求比较”,“膜各种各样的神”后来也成了心照不宣的梗。当时我跟一些人聊天,有些人跟我说,上论坛看几分钟心态很容易崩,说自己菜鸡的一个一个都是30万的offer,还都自称是白菜价。真正的菜鸡瑟瑟发抖,反而不敢发言了。

单一的评价尺度,唯就业率是问的价值观,长沙自杀的拼多多员工我似乎也嗅到了一丝丝北邮人的味道啊。他是一个今年刚毕业的年轻人啊。

当年膜的那些神都成了群魔乱舞,当年爱的那个论坛成了一场祭坛,多希望它是酒坛,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身的味道,乘兴而来,尽兴而归,人生本该如此的啊。

所以我现在还真未必羡慕那些拿了几十万offer的人(如果你本身就爱好技术也爱好钱财,这当然是一个好选择,我也羡慕),我更羡慕那些不畏他人言论,毅然选择自己喜欢也适合自己的工作的人。

我们从小的教育是要努力,要忍受,把苦难当成一种历练,从困难中寻找意义,但是坦白说,有一些困难和弯路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意义,除非你把挫折本身定义成了一种意义。那是你有话语权,你牛逼。

有的时候我的内心会升起一阵冲突,一方面是极希望适应规则,进而利用规则,达到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体现在自己很努力地做事情,并且自己给自己打鸡血,注射生活的意义,很乐观积极。

另一方面在自己看到了一些人和事之后,看到了比你更努力更乐于适应规则的人之后,他们爬上了高位,他们成为了少年时期厌恶的龙之后,我会觉得没他妈什么意思,何必努力,躺尸吧。

人是极容易被规训的动物,但人也是一只渺小勇敢的蝴蝶,时代的大风往哪里刮,人会受到影响,极大的影响,但人终究不是一张白纸,风往哪里刮,就一定朝哪里走,我们终究要凝望内心的那坛深水,做出选择。

到那时,也无所谓什么“时代浪不浪潮”的了,你心里已经有一片宁静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