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我记得我跨年的时候还在祈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结果祖国发生了疫情,自己身体也不好。最近的感悟就是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希望神州大地平安度过,早日度过,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自己列的计划又落下了,过年的时候没时间完成,工作本身也各种赶不完,当然这不是理由—— 吃饭从来都不落下,也不会忘记。说明还是不够重视?

最近看了一个辩题很有意思,“明年你就去外太空了,还剩一年,你要 了结恩怨 还是 实现理想”。讨论的还是自我实现与他人期望,这个是亘古不变的话题了,与此类似的,“死前一眼我要读一下诗还是见一面家人”。

今年要有所动作,一定是有动作的。要去想办法赚更多的钱,当然今年可能更多的还是在投入上,明后年才会有回报。不可避免地想要获取更多世俗上的成功,最近也想明白了这些之于我的意义——减少他人评论我生活的自由,或许我过的更好了一点之后,他人会多多少少少了一些建议,建议我去那样子生活。这就是意义。我这么受他人影响的人,做不到不被其他人的话语所影响,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的,那尽量用行动让他人闭嘴。

现在似乎一切都ready了,愿你奔跑于今天,于此刻。

自我与外在的关系,如何处理自我与外在的关系,思考这些的结论就是还没有结论。

病是坏习惯的投影,一天的生活即是你一生的倒影。

在这个半夜突然很喜欢很久以前看的小说《西决》,笛安当年的笔触真是他娘的冷酷又细腻啊。《告别天堂》不冷酷,细腻,也喜欢!《东霓》也不错!《南音》差了一点,也能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