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_3月_自由自在 放浪形骸

2018年的3月其主题就是告别,我曾经那么梦想着离开这所学校。研一的时候不停地想要退学,像yanyiwu那样。但因为自己实在没有勇气,于是时间都在犹犹豫豫与不停等待中熬过了。3月月末,一切结束,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在这里曾经留下了那么多的热爱。

这个博文也是,很早时候就写了一些,中间因为工作的缘故,也因为自己发现没什么好说的,就没继续。

今天我希望把它完成,把整个感受写完。

我等不到了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坐在北邮的图书馆三层了吧。《风之影》和《失物之书》到最后也没能看完,八年了还是没能看完。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不像我高中毕业那样撕心裂肺,这次的离开让我觉得特别像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水在一点一点地漫过身体,一点一点而过,岁月偷走了7年的光阴,而今故乡依旧在远方,而年少的你却早已经后会无期。 与其他任何一段时间不同,这是一段我特别想不断返回的时光,是在记忆里不断循环播放的影片,我现在羡慕拥有中学岁月的人,但我完全不想再去一次。而最近的这一段恰好相反,想不断返回,看看那一段间隙里可以做得更好一点。

今天在校园里闲逛,看到00后已经步入了这所学校,人离开某处很多时候是被迫的,我离开的时候明显感到被这帮小孩催促着 — 你快离开。后来想,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看着比自己小的世界,似乎也只能无声地道一句再见,然后去往下一段旅程。

因为明天还要换药的缘故,所以今晚又回到校园了。骑着自行车在校园里恍如隔世。校园卡还没有消磁,学三的宿舍竟然还是有人在住。

吃完饭之后去了学三一趟,发现那些都是给硕博连读的学生用的了,学三307已经完全地空了。属于我在北邮的任何一点物什也都不在了。只好再次回到608,幸运的是由于是周日的缘故,今晚没有人。可以一个人享受一下网络和这一片如大海一样的寂静。窗外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四月份刚到,整个天气翻了个新,可以穿短袖了,似乎夏天也就这么到来了。

两天之后气温跌到0度。。。

在上班之前去学校换药,本来是换药,医生说要不拆线算了,我想好啊好啊。正好我再也不用来了。

没想到在北邮还可以碰到Y,简单地在微信回了一下,他竟然还在学校。和他感慨了一阵七年时光,二十分钟,只好分别。希望后会有期。

一件令自己感动的事情。晚上和老妈聊天,谈到自己最近在搬离宿舍,老妈嘱咐说那床棉被不能扔。

我:“哪个棉被?”

妈:“就是你走之前我和你姥特意用棉花打的那个。”

我在记忆里搜索了一番,忽然想起有这么个东西。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那床棉被。

那床棉被是我11年高考之后,老妈和姥姥怕我在这边冷,找人做的一个被子,特别特别厚。那时候老妈不知道北京这边的温度不需要这个,被子、衣服(很多最后完全不穿)、甚至我姥姥做的绿色的棉拖鞋等东西都带过来了,行李又多又沉。我们三个每个人扛着两大袋子东西,堪称人肉快递,走到那里都很麻烦,印象里我们去旅馆东西摆了一地,都没有落脚的地方。

这边根本不需要那么多被子,北京很热,北京很干。

想到那个棉被大二搬本部的时候就被自己嫌太沉扔掉了,聊得时候就有些忍不住了。8年了我妈竟然还记得那么一个东西。

自由自在 放浪形骸

17年的时候的人生理想:“自由自在 放浪形骸”。目前还是这个,现在离这个理想十万八千里。

这八个字在我脑海中具体构成的画面是这样的:外面大雪纷飞,屋子里非常非常暖和,永远暖和。有着非常非常多的食物,永远足够。我就窝在沙发里,盖着薄被,吃零食,看电影。外面的大雪下一天,两天,下一年我也不想管,我只在乎零食与炉火。至于是不是有足够的钱财,我不管,我只在乎零食与炉火。到了一定的岁数是否结婚生孩子,我不管,都说了放浪形骸了,我不管,我只在乎零食与炉火。我就这么待在我的房子里,一天、两天直到死去。

想要达成的理想是可以在房子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受他人拘束,别人的目光刺伤不了我,自由自在,放浪形骸。看太阳升起落下,雪花飘飘洒洒,我还是只在乎我的零食与炉火。